<pre id="7p5bv"></pre>

<pre id="7p5bv"></pre><dl id="7p5bv"></dl>
<pre id="7p5bv"></pre>

<pre id="7p5bv"></pre>

    <pre id="7p5bv"></pre>

    繁體字網 - 名著歡迎您翻開《金瓶梅傳奇》,請相信閱讀點亮人生。
    金瓶梅傳奇名著推薦 筆畫查詢 字形查詢 異體字 繁體字 甲骨文 對聯 元素周期表 花鳥字

    發布人:繁體字網 www.yuanpaijj.com

    第二十八回 徐閣老施詐除奸 賊父子罪極生禍

      話說鄒應龍將本呈上,專劾世蕃,因不知帝意如何,心中忐忑不安。

      此時世宗,已返遷萬壽官居住。因宮殿新成,甚是輝煌壯麗,龍心大悅,又乘方士新修村藥,難免貪些御姹之樂,睡得晚,也便起得遲了。且是頭腦暈眩,精神恍惚,心緒也便不甚好。便是聽那窗外鳥雀啼鳴,也覺煩躁,令那敬事房內侍盡去揮趕。偏是那簾下鸚鵡,也獻殷勤,見他悶悶出來,道一聲,“恭請萬歲圣安!”只險些沒惹那世宗將籠兒打翻。

      進罷早膳,斜倚龍案,欲待翻看昨日鄒應龍呈上本章,忽有一內監趨入,伏跪案前,呈上一幅羅巾稟道:“現有宮人張氏血羅遺詩,請萬歲御覽?!?br />
      世宗接過看時,見那羅巾上有無數血痕,色呈暗紫,且有字跡,模模糊糊,細辨之時,卻是一首七言律句。詩道:

      悶倚雕欄強笑歌,嬌姿無力怯宮羅。

      欲將舊恨題紅葉,只恐新愁上翠蛾。

      雨過玉階天色靜,風吹金鎖夜涼多。

      從來不識君王面,棄置其如命薄何。

      世宗看罷血詩。先自愣了,細品之時,方才憶起,不禁流下淚來。原來這血詩,乃御膳房宮女張氏所作。那宮女因是才色懼優,才入官時,一夜為世宗進膳,世宗被她色惑,竟將滿盤山珍海味揮去,獨將她一人留下,當夜便恩施雨露,將她召幸那宮女年方十四,含蕊未開,恰又值月事來潮,只覺疼痛,不識天恩;偏是又性格驕傲,平時恃著才貌;不肯阿順世宗。一夜又進膳御室,世宗留她尋歡,宮女偏是不肯,連連數次,即致失寵。世宗惱羞成怒,便將她禁匿冷宮。當時之意,不過囚禁自省,令其飽嘗冷官甘苦,定然回思龍床溫香天趣,待數日回醒,再放她出來,重施天恩。不料因國事繁忙,日理萬機,自將她入冷宮禁匿忘得干干凈凈了。那宮女倍嘗冷宮之昔,自不必說,只因一夜召幸,精充血管,下身便時時血出不凈。偏又年幼羞于啟口,請不得御醫珍看,日久愈重,競夭折身亡。未死前數日,便以血染指,書就在羅巾上面,系在腰間,以作日后遺恨。

      其時后宮故例,但凡宮女被召幸,即有敬事房記載。便是皇帝賴時,也自推卸不得。但凡召幸宮女身亡,小斂時必留身邊遺物,呈獻皇上,以作紀念,張氏死后,宮監照著老例,取了羅巾,上呈世宗。世宗念起舊情,怎不觸起傷感?當下便潔責官監道:“她去那冷宮只幾時了?”

      太監仍跪稟道:“已是四個月有余?!?br />
      世宗道:“因何病而亡?”

      太監哪敢宣言其病,只推說道:“奴才不知?!?br />
      世宗自是不悅,沉下臉色問道:“可曾請御醫看視?”

      太監道:“因沒萬歲旨喻,不敢私自行事?!?br />
      世宗頓時含怒,厲聲斥道:“何不旱時奏請?”

      太監慌道:“奴婢等未曾奉旨,何敢冒昧上奏?”

      世宗聞言,霎時轉悲為怒,厲喝一聲道:“無用奴才,她便去時,留你何用!你可去陪同侍奉!”

      大監聞言,頓時頭頂蕩去三魂,腳下飛去七魄,戰戰兢兢,合悲哀告道:“奴才該死,只求萬歲天恩寬赦!”

      世宗哪里聽得進去,袍袖一拂,冷冷指那庭柱說道:“也罷,念你往日孝敬,便賜你挺撞,此刻但可去了!”

      大監見命他撞柱,難逃一死,放聲痛哭哀告:

      “小人侍奉陛下,不曾有誤,還望萬歲重開天恩……”

      話語未畢,世宗自是心煩,拂袖喝一聲道:“來人哪,他既是不忍離聯,你們可送他一送!”

      左右齊喝一聲,虎狼般擁來,將太監扭綁拿下采發按頸,狠狠只朝庭柱上撞去。只三五下,早是頭顱碎裂,血濺身亡,拖出庭外去了。正是:

      承歡只伴君王側,恩詔今賜侍香魂。

      當下世宗萌動舊情,駕出西內,去看那宮女張氏,到得冷宮,那守護見萬歲駕到,慌忙跪拜迎候。

      世宗入三重禁門,見那院內蓬蒿滿地,荒草掩窗,狐鼠出沒,果是幽僻荒涼。待行官內,又見空曠清冷,墻皮剝落,蛛網密集,更有潮霉氣息撲鼻,心頭先自清冷凄楚許多。如此境地,莫道嬌質弱體女子居住,便是乞丐也心寒……

      世宗暗自感嘆,正欲去那里面內室,早有一老宮人勸阻稟道:“室內穢氣污濁,恐污萬歲耳目,只是進去不得!”

      世宗喝道:“宮妃能住,朕如何不能進?”說時只往里走,那老婦哪敢再說。

      到臥室內,一股污濁之氣撲鼻而入。世宗到那榻前,但見宮人玉骨如柴,銀眸半啟,宣挺挺僵臥在榻上,急忙趨步上前,連連呼道:“愛姬愛姬,朕如今看你來了!”

      連呼數聲,那宮女如何應得,世宗一陣悲酸,跪俯榻前,含悲說道:“你如何不肯閉目,敢是盼朕來么?朕負你了?!币徽Z未畢,先有兩滴老淚滾落下來。

      世宗良久起身,驀地見那墻壁,有題詞一首:

      正是李清照之《聲聲慢》:

      尋尋覓覓,冷冷清清,凄凄慘慘戚成。

      乍暖還寒時候,最難將息。三杯兩盞淡酒,怎敵他,曉來風急。雁過也,最傷心,卻是舊時相識。滿地黃花堆積。憔悴損,如今有誰堪摘。守著窗兒,獨自怎生得黑。

      梧桐更兼細雨,到黃昏,點點滴滴。這次第,怎一個愁字了得。

      世宗讀罷,不禁益發酸楚,凄然淚下。索筆在旁揮毫寫道:

      相見時難別亦難,東風無力百花殘。

      春蠶到死絲方盡,蠟炬成灰淚始干。

      曉鏡但愁云鬢改,夜吟應覺月光寒。

      蓬萊此去無多路,青鳥殷勤為探看。

      叵罷擲筆喝道:“此間是哪個看守?”

      那老婦慌忙跪道:“奴婢便是!”

      世宗怒視他半晌,喝一聲道:“念你頭上白發,饒你不死,重杖五十!”說罷蘊著兩行熱淚,轉身去了。

      內侍見龍顏震怒,一齊呈威風,將老宮人拿下,一同加杖。那老婦自是年邁,負痛不起,未等杖畢,竟嗚呼去了。自不必說。

      且說世宗回到萬壽宮內,恰見到有本劾奏世蕃,又見其罪惡昭彰,怒上加怒,遂召大學士徐階人內商議。那徐階因任禮部尚書之時,受盡嚴嵩欺凌蔑視,一肚怨憤,隱埋數年,平時只是委曲求全,笑語奉迎,只盼有出頭之比再作計較。如今升任大學士,可與嚴嵩平起平坐;眼見帝寵又移遷于己,嚴嵩失勢,正欲投井下石。今見皇上召問,知是為鄒應龍劾奏世蕃之事,心下竊喜,便在進宮路上,早已想好應對之策。及至到殿前拜罷,暗里偷看時,又見龍顏震忽,心下愈加有了底數,卻只裝作不知,畢恭畢敬奏請道:“萬歲召臣進宮,有何旨喻?”

      世宗遂將鄒應龍奏本遞與他道:“今有御史鄒應龍劾奏工部侍郎嚴世蕃,不知愛卿何意?”

      徐階看罷,正中下懷,緊忙說遣:“嚴嵩父子罪惡昭彰,朝中側目,天下盡知。今御史鄒應龍所奏,據臣所聞,句句是實,絕無謊情?!?br />
      世宗道:“朕久聞其父子貪贓枉法,不想竟至如此地步,依卿之見,當如何處置?”

      徐階心下之愿,恨不得俱將其父子論斬。又恐言重,反招世宗生疑,遂婉轉說道:“當由陛下迅斷,毋滋他患?!?br />
      只此一言,說得極巧,恰使世宗想起“分宜父子,好險弄權,大奸不去,病國妨賢。留待皇帝正法?!钡纳裣裳哉Z。世宗微微點頭,暗思忖道:“天意如此,人意如此,想那嚴嵩父子,只留不得了!心下主意已定,遂令徐階退出。

      且說徐階出了西內,正欲回府,驀然想道:“那嚴嵩父子,一向甚是得寵,皇上又是生性多疑、朝三暮四之人,今日怒時,便欲處置他,敢怕明日又念他父子前時之恩,回轉圣意,也未可知。那時扳他不倒,空教他父子恨我,反倒無端結下冤仇,莫若今日去那老賊府上,討他個歡喜,先將人緣買下;若扳倒他時,一了百了;便扳他不倒,也于我無妨害!”想到此處,竟轉轎直往嚴府來。正是:

      笑看甜言哄君日,正是揮刀復仇時。

      此時嚴嵩父子,早聞應龍上奏,恐有不測,正在書房密議,忽見門人稟報徐階到來,慌忙出迎。

      至廳內敘禮相見,道罷冷暖契闊之情,坐下茶畢。

      嚴嵩方拱手問道:“大人怎得閑遐,屈尊光臨敝府?”

      徐階拱手賠笑,客氣說道:“大人久稱盛德,恩施朝野,有目共睹。徐階無才,聚至榮貴,全仗扶持。今大人遭劾,適才萬歲又召下官入內密議,不敢不報!”

      世蕃聽此言,自是感謝?;琶φf道:“大人尊為長輩,在下常領教誨,今又蒙厚意照應,自是感激不盡?!?br />
      徐階道:“名分使然。自是一家人,禮當同心協力,彼此客氣,便不見相知了!”

      說罷,彼此笑了。只是嚴嵩父子笑得苦,那徐階倒是笑得愜意,只道他父子入了圈套。嚴嵩因是要討他話語,買轉他于皇上面前開脫,自是殷勤,命童仆書房中設置酒席。徐階故作推辭,父子二人哪里肯依?不一時,安放桌席端正,都是光祿烹炮,美味極品無加。

      酒過三巡,世蕃迫不及待問道:“應龍那廝敢怕是不知馬王爺三只眼,競害到爺爺頭上,我自饒他不得!”

      徐階故作姿態,緊忙勸阻道:“賢侄不可如此。

      得罪他一個應龍倒也無妨,如今惱了萬歲,卻要從長計較!”

      嚴嵩忙道:“萬歲召大人進宮,不知何意?”

      徐階道:“今日小弟入值西內,適逢應龍奏至,萬歲閱罷,不知何故竟大怒,立召小弟問話,倒叫小弟摸不著頭腦?!?br />
      嚴嵩急道:“萬歲果信那應龍誣奏么?”

      徐階道:“正是,且是惱得厲害!”

      嚴嵩聽罷,倒吸一口冷氣,驚得半晌不語。世蕃素是驕狂,如今也自慌了,連連拱手央道:“事到如今,還望大人多多周旋!”

      徐階裝扮一副憐惜模樣,嘆一聲道:“我曉得你父子之意,焉有坐視之理!萬歲問起你們之罪,弟即上言周旋,只道嚴相柄政多年,并無過失;公子平日行為,雖少斂點,應亦不如所奏的厲害,務乞圣上勿可偏聽,以折國家棟梁,禍及社稷安危!”

      嚴嵩聽至此處,方才透過口氣來,雙眼濕熱,感激之情,溢于表膚,又慌忙問道:“承蒙大人恩典關照,只不知圣心可回轉?”

      徐階道:“小弟解說半晌,萬歲先是遲疑,后時天威已經漸霽,諒可無他慮了?!?br />
      嚴嵩聽罷,慌忙含淚離席,感恩下拜道:“多年老友,全仗挽回,老朽自當拜謝!”

      世蕃也慌忙起身,俯地連連叩頭,感恩謝道:

      “大人救得我一家性命,小侄便當犬馬,也難報盛恩厚德!”

      徐階見狀,驚得害禮不迭,一百還拜,一面扶起嚴嵩父子,連稱不敢,道:“恩相若此,只折殺小弟了。恩相待我,向是情深,如今偶遭小難,自當效力周旋,思相快起!思相快起!”

      這里說時,世蕃又召出全家妻小,一同入來。

      嚴鵠扶喪未歸,只嚴鴻、嚴年著雪白重孝先人,權當孝子孝孫重拜。后面二十七姬,又添數名新妾,個個不拉,一齊擁人,皆是穿紅著綠,環佩叮當,花枝招展,自把徐階老眼,耀得眼花零亂。徐階正不知所措,但見濟濟一堂人,撲通撲通跪成一片,一齊俯地呼道:“孩兒們與大人叩頭,感謝拯救之恩!”

      徐階又謙讓不遑,一時不知如何招呼,只道:

      “快快起來,快訣起來,老朽實不敢當!實不敢當”嘴里這般說時,心里只暗想道:“世蕃這廝,果然荒瀅,今日親眼所見,方知那鄒應龍劾奏絕無虛謊,句句是實了!”

      待諸妾拜罷退下,嚴嵩又謝道:“大人勸轉圣心,又屈駕至敝府通報,圣德厚意,當銘記不忘。

      今日至此,便是嚴門閨家的福星了!”

      徐階道:“思相若這般抬舉,只怕要羞煞下官。

      便盡微薄之力,自是名分所定,自然之理,恩相何故太謙!”

      嚴嵩驚慌一場,如今才笑道:“你我同僚,自是手足之情,當以兄弟相稱。若這般稱呼,也要叫老朽羞煞了?!?br />
      說畢一起大笑起來。少敘片刻,徐階起身告辭。嚴嵩父子送到門外,臨出門,徐階又故作姿態,拉嚴嵩到近側凈處密語,故意埋怨世蕃,道:

      “今日雖脫過此難,乃是大人洪福造化只是不可掉以輕心。如今咱們官做大了,難免一些小人窺機生事,暗里抓咱把柄,賢侄少不更事,還需稍加管教,以免被人以艷聞韻事壞恩相名教清德。尤其近日,更要收斂一些。切記,切記!日后倘若再生事,只怕萬歲不再信下官話語,把個人情阻住,便叫相爺作難了!”

      嚴嵩連忙稱謝道:“多承大人盛情,肺腑之言,不敢有忘。今后嚴加管教便是?!?br />
      徐階又道:“自古事不機密,則致害成,今后恩相凡事謹慎些便了?!?br />
      嚴嵩千恩萬謝,即送徐階出府,拱手作別,看他轎子遠了,方才回門里來。

      且說徐階討好去后,嚴嵩父子,回到書房,見一場驚慌已過,方才放下心來。只是世蕃稍有疑惑,道:“那徐老頭兒與咱家原元深交,如何今時這般賣力,把萬歲說轉,又親自到府相告?”

      嚴嵩道:“這徐階心眼兒極多,剛剛升任學士,只伯官職不牢。此時買個人情,又不得罪哪個,他何樂而不為!只教咱拿他當患難知己看待,道是日后自有他好處!”

      世蕃沉吟片刻,只是憤憤言道:“只是鄒應龍那廝,著實可惡!他日撞在我手下,便是碎尸萬段。

      也難消我胸中之恨!”

      嚴嵩道:“眼見事已至此,定是勢不兩立,今日劾我不倒,明日我便教他看看咱的厲害!不怕他不曉得楊繼盛、王抒的下場!”

      二人正講論間,忽聽院內人聲鼎沸,喧囂一片,正自疑惑,又有家人飛一般憧入稟報道:“老爺,大大事不好,現有錦衣衛奉旨入府拿人!”

      嚴嵩驚道:“卻是拿哪個?”

      家人道:“正是老爺與公子!”

      嚴嵩只聽此一語,驚得呆坐不起;世蕃瞠目結舌,再說不出半句話來,正似傻了一般。不等二人醒悟過來,外面亂哄哄吆喝追問之聲已近,嚴嵩父子驀地驚起,慌慌顧盼,正打算走入后廳,早有錦衣衛如狼似虎趕入堂來,內有御史鄒應龍,喝一聲道:“圣旨下,犯官嚴嵩、嚴世蕃接旨!”

      嚴嵩見事已至此,料是不能脫身,待擺下香案,父子二人狼狼狽狽跪俯于地。鄒應龍當堂宣讀圣旨道:

      據御史鄒應龍所奏,大學士嚴嵩,身享高爵重位,柄政多年,不思修身巫下,乃逞豪橫,憑借權勢,專利無厭,私擅爵賞,廣致饋遺,姑息養奸,致使朝綱敗,選法大壞,群丑竟趨。至于交通贓賄,為之通失節者,不下十余人。先有刑部主事項治元,以一萬二千金轉升吏部;舉人潘鴻業,以千二百金而得知州,所查據實。

      似此賣官鬻爵,已非禮法,且又縱子行奸。

      豢養惡仆為害,押勒侵奪,肄無忌彈,朝野怨恨入骨,罪莫大焉。本當奪爵賜罪,姑念前時之功,不忍加刑,勒令致仕,以待流戌。其子世蕃,仰仗父權,作惡多端,荒瀅驕縱,天下無不聞之,尤有甚者,適儉母喪,名雖居喪,實系縱欲;押客曲宴擁待,姬妾屢舞高歌,乃毀名教,廢天輪,自是禮法不容。且暗恃父權,以小相自居,貪婪無度,政以賄成,官以賂授,順我者昌,逆我者亡,致使無辜遭陷,惡黨媚奉,實是亂政之根,群惡之首,罪惡昭彰,勒令逮捕下獄。欽此。

      鄒應龍宣罷圣旨,那嚴嵩跪俯在地,早已癱軟下來,良久不能起。錦衣衛虎狼般擁來,丟下他不管,只惡狠狠剝去世蕃官衣,當啷啷亮開鎖漣捆綁起來,推推搡搡,牽扯而去。此時,眾家人見主子勢盡,悄悄躲藏起來,一時溜個精光。只是一家兒女妻妾聞訊紛紛慌忙趕來,哭天號地,亂作一團。比那歐陽氏死時還要嚷得厲害,亂得厲害。果是捶胸頓足,喊爹叫娘,指天罵地,只把昔日威赫赫一個豪華相府,哭做墳地一般。

      良久哭罷,那嚴嵩兀自癱軟在地沒起??纯丛俨灰娛擂櫽?,面前只一片哭喪般的妖姬艷妾,一面顫巍巍站起,一面老淚縱橫,鳴鳴咽咽他說道:“罷了!罷了!不想我為宮一世,也有今日,只是這徐老頭明知此事,還來試探誆我,只把我苦了!苦了!”

      嚴鴻、嚴年見狀,自是悲酸難言,一面垂淚相陪,一面將嚴嵩攙起,斥退一群姬妾,扶他至房中床上歇息。

      嚴嵩斜臥床上,恰似病入膏盲,氣息奄奄,再無坐的力氣。淚眼模糊,招呼嚴鴻、嚴年身旁坐定,半喘半泣說道:“如今咱家勢盡,你們啼哭也無用了;我已年邁,眼見是黃泉路上之人,便有三長兩短,也沒什么,只是東樓入獄,生死難定,你們需想個法兒,將他營救才好!”

      嚴鴻道:“若救爹爹,需有人在萬歲面前說得進話,如今卻哪里去尋?”

      嚴年道:“如今勢危,若能救公子脫險,便拼上潑天富貴,買得人轉,也當在所不辭。只是怕咱縱有金山銀山,在這坎兒上,也沒人敢收!”

      嚴嵩嘆息半晌,喃喃自語道:“現在得寵的大臣,莫如徐階,除他一人,無人可營救了!”

      嚴鴻道:“只伯那個徐老兒幸災樂禍,不肯幫咱的忙,他剛剛來府誆騙,便來此禍,如今再去尋他,只怕徒勞無用了!”

      三人哀嘆半晌,躊躇不決。正在一籌奠展,忽有鄢懋卿、萬采等聞訊趕來探望。此時,鄢懋卿已入任刑部侍郎,萬采為大理寺卿,兩人皆是嚴嵩義子,被嚴嵩一手提拔起來。乃親信走狗。如今進入內室,見嚴嵩一副病狀,嚴鴻、嚴年正獨自悶嘆,恰是兔死狐悲,格外悲傷凄楚,近榻前嘆息勸慰道:“爹爹受驚,只怪孩兒來遲了,事已至此,悲傷亦無用,且是身體要緊,千萬保重。府中之事,自有我等照料。兄長之事,便急也無用,還須想個萬全之策,從長計較?!?br />
      嚴嵩貝他二人,愈加悲切,嘆息一聲道:“圣心若無回轉,便是你二人盡心,怕也不濟事了?!?br />
      幾人正待商量,不防錦衣衛忽又闖入門來,惡狠狠道:“圣上有旨,即刻拿嚴鵠、嚴鴻,及家奴嚴年下獄!”

      嚴嵩爬下床來,與嚴鴻、嚴年、鄢懋卿、萬采俱跪伏在地。聽宣罷圣旨,驚得再也說不出話來。

      嚴鴻、嚴年自是驚得魂飛魄散,便欲逃走,也脫不得身。跟見幾個錦衣衛闖上前來,鷹拿雞一般一把拎起,當下用繩索捆綁起來。鄢懋卿與萬采,此時也無奈,只稟告嚴鶴扶喪未歸,免去錦衣衛搜捕,眼睜睜見二人被帶走。偏是福不雙降,禍不單行。這里錦衣衛剛去,三人剛剛爬起,膝上上未拍凈,家人又飛入稟道:“啟相爺,中書羅龍文也已被逮了!”

      嚴嵩不聽便罷,這一聽時只仰臥床上,雙目緊閉,再不言語。眼見兒、孫被逮,又連一個干兒搭入,心下真真急煞,一時氣血上涌,只覺胸中堵悶,頭腦暈眩,頭在下,腳在上,天旋地轉,不停聲吟起來。

      這時,嚴府內外恰似火燎蜂房,處處亂哄哄一片,雞飛狗跳,真個象天塌地陷一般。借大一個顯赫府第,如今只人去樓空,頹敗下來。

      且說此時,人人凄惶,窘追十分,眾人都圍住鄢懋卿、萬采,求他設法。懋卿抓耳撓腮,苦思片刻,忽然眼睛一亮。擊掌呼道:“有了!有了!”

      眾人聽了此語,那灰冷之心,透進一絲暖意,便急切問道:“大人有何高見!”

      懋卿道:“你等休要慌張,我自有處置!”

      說罷,一副極秘密神態,趨步榻前,與嚴嵩附耳數悟。

      嚴嵩聽罷,微微點頭,嘆一聲道:“這也是無法中的一法,但恐那徐老頭兒從中作梗,仍然不行?!?br />
      萬采道:“既是懋兄高見,自有分教。何妨著人去探詢,看那徐老頭兒究竟是何主意?!?br />
      眾人自是驚奇,不知他們葫蘆里面究竟賣的甚藥。呆愣半晌,但見嚴嵩微微點頭道:“也罷,此時無奈,也只好如此了!”

      當下嚴嵩密喚心腹至榻側,附耳密授其計,又急不可待矚道:“生死存亡,在此一舉。你不可負我,需見機行事,速去速回!”

      那心腹不敢遲疑,當下匆匆往徐府去了。正是:

      急急如喪家乏大,惶惶如漏網之魚。

      不知后事如何,下回待敘――

      

    相關文章:
    金瓶梅傳奇介紹:

    《金瓶梅傳奇》,作者郭戈,世界十大禁書之一,是一部演繹《金瓶梅》問世過程的書。此書寫得典雅、古樸,可讀性較強?!督鹌棵贰纺藗魇榔鏁?,而《金瓶梅傳奇》也不失為一篇奇文。作者在著作中以王世貞為主角,展現了王世貞與其師傅嚴嵩等明朝官員的各種官場生活和現實生活,以及官場中的明爭暗斗,爾虞我詐,風譎云詭,風云善變的世道。加之真切如實的藝術現實生活的細節精妙的再現,對各種風俗,習慣,人際,社交,以及家庭生活,宮廷生活,官員的私生活,還有市井俗世的描繪,無不讓人心驚動魄,起到了驚世駭俗的揭露作用和震撼人心的效果。小說用一種宮廷政治斗爭與現實生活的交相輝映,形成了一種朝野朝中的各種風暴。各個閣老走了一茬又一茬,人去了一撥又一撥,可謂長江后浪推前浪,陰謀詭計層出不窮,一個更比一個高,真是一個風云際會的世道啊。文中主要寫了王世貞,嚴嵩父子,徐階徐閣老,還有各種各樣的宮廷女子等等各種各樣的淫亂生活。對當時的歷史現實生活起到了縮影與再現的作用,有極高的藝術價值和考研價值,是一部與《金瓶梅》相輔相成的驚世之作,堪稱優雅完美之至。

    古典名著在線閱讀 近現代名著大全 國外名著在線賞析
     網站地圖 | 繁體字網 -- 為探究古典文化架橋,為弘揚中華文明助力!
    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10-2018 www.yuanpaijj.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聯系我們:
    亚洲视频2021,18岁以上黄网观看,亚洲欧洲无码精品国产,国产AAAAA一级毛片,亚洲日韩欧美一区中文字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