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7p5bv"></pre>

<pre id="7p5bv"></pre><dl id="7p5bv"></dl>
<pre id="7p5bv"></pre>

<pre id="7p5bv"></pre>

    <pre id="7p5bv"></pre>

    繁體字網 - 名著歡迎您翻開《麥田里的守望者》,請相信閱讀點亮人生。
    麥田里的守望者名著推薦 筆畫查詢 字形查詢 異體字 繁體字 甲骨文 對聯 元素周期表 花鳥字

    發布人:繁體字網 www.yuanpaijj.com

    第25節

      到了外邊,天已蒙蒙亮。天氣也冷得要命,可我覺得挺舒服,因為我身上正在拚命出汗哩。

      我不知道他媽的往何處去好。我不想再去開旅館,把菲芘的錢花光。因此未了兒我往克萊辛敦走去,從那兒乘地鐵到中央大車站。我的兩只手提籍就存在那兒,那兒的混帳候車室里也有的是長椅,我打算就在椅子上睡一覺。我果真這么做了。有那么一會兒我睡得還不壞,因為候車室里人不多,我可以把兩只腳擱在椅子上??晌也幌爰氄勥@事。這不是什么好事。你千萬別去嘗試。我說的是真話,它會使你泄氣。

      我只睡到九點光景,因為那時有千百萬人涌進了候車室,我只好把兩只腳放下來。兩只腳一擱到地板上,我就再也睡不好覺,所以我就坐了起來,我的頭痛還沒好,而且更厲害了,我只覺得這一輩子從來沒這么泄氣過。

      我心里并不愿意,可我不由自主地想起老安多里尼先生來,我琢磨著安多里尼太大看見我沒睡在那兒,要是問起來,不加安多里尼先生會怎么說。不過這問題我并不太擔心,因為我知道安多里尼先生為人非常聰明,他可以編造什么話來向她搪塞。他可以告訴她我已經回家了什么的。這問題我并不太擔心。真正讓我放不下心的,是我不知道自己怎么會醒來發現他輕輕拍著我的頭。我是說我在懷疑或許是我自己猜錯了,他并不是在那兒跟我搞同性愛。我懷疑他或許有那么個癬好,愛在別人睡著的時候輕輕拍他的頭。我是說這一類玩藝兒你怎么能斷定呢?你沒法斷定。我甚至開始琢磨著我應不應該取出我的手提箱回到他家去,就象我答應他的那樣,我是說我開始想到即便他是個搞同性愛的,他待我當然非常好。我想到我這么晚打電話給他,他卻一點也不見怪,還叫我馬上就去,要是我想去的話。我又想到他一點不怕麻煩,給了我忠告,要我找出頭腦的尺寸什么的;還有那個我跟你講起過的詹姆士.凱瑟爾,他死的時候就只有他一個人敢定近他。我心里想著這一切,越想越泄氣。我是說我開始想到我或許應該回到他家去?;蛟S他只是隨便拍拍我的頭。反正我越想這件事,心里就越泄氣,精神也越沮喪。更糟糕的是,我的眼睛疼得要命。

      由于睡眠不足,我的兩眼熱辣辣的,疼得要命。再說,我還有點兒感冒了,可我身上連一塊混帳手絹都沒有。我的手提箱里倒是有幾塊,可我并不想把箱子從存物處牢固的鐵箱里取出來,在公共場所當眾把它打開。

      我旁邊的長椅上不知誰丟下本雜志在那里,我就拿了看起來,本想借此轉移思路,至少暫時不去想安多里尼先生和千百萬樣其他事情。不過我看了那篇混帳文章,心里反倒更不好過了。文章里全是談的荷爾蒙。它描寫如果你身上的荷爾蒙正常,你的臉色應該怎樣,眼神應該怎樣,可我完全不是那個樣兒。我倒是跟文章里所描寫的那種荷爾蒙失常的人一模一樣。因此我開始為我的荷爾蒙擔起心來。接著我看了另外那篇文章,寫的是怎樣預測自己有沒有得癌。它說你嘴里要是有什么潰瘍,一時好不了,那可能就是癌的癥狀。我的哺唇里面正好有個潰瘍,已有兩個星期了。因此我懷疑自己已經得了癌。這雜志倒是一服小小的興奮劑。未了兒我不看雜志了,出去到外面散一會兒步。我揣摩自己大概要在一兩個月內死去,因為我得了癌。我真是這樣想的。我甚至肯定自己一定會死去。這當然不是太舒服的感覺。

      天象是要下雨的樣子,可我還是出去散步了。

      主要是,我覺得我應該吃點兒早飯。我肚子并不餓,可我覺得我至少應該吃點兒什么。我是說至少吃點兒有維生素的東西。于是我信步往東走去,那兒有不少廉價餐館,因為我不想花很多的錢。

      我一路走去,看見有兩個家伙在一輛卡車上卸一棵大圣誕樹。一個家伙不住地跟另一個說:“把這婊子養的抬起來!抬起來,老天爺!”管圣誕樹叫婊子養的,確實少見少聞??墒钦f來可怕,我聽在耳朵里,竟還覺得有點兒好笑,所以我不由得笑起來。這實在是我千不該萬不該做的最最糟糕的事,因為我剛一笑,就覺得自己要吐。確實是這樣。

      我甚至開始嘔吐起來,可是不久也就好了。我不知道這是怎么回事。我是說我不曾院過任何不衛生的東西,而且我的胃一向很健康。嗯,不管怎樣我慢慢好了,我心想要是去吃些東西,說不定還能更好過一些。因此我走進一家外表看去非常便宜的餐館,要了份油炸餅和咖啡。不過,我沒吃那份油炸餅。我實在咽不下去。問題是,你要是為了某種事情心里懊喪得要命,就會食不下咽。那個侍者例真不錯。他把那份油炸餅拿了回去,沒要我錢。我光是喝了咖啡。隨后我走出餐館,開始向五馬路走去。

      今天是星期一,離圣誕節已經很近,所有的鋪子也都開門了。因此在五馬路上散步倒是挺不錯。

      很有圣誕節氣象。所有那些瘦瘦的圣誕老人全都站在角落里搖著鈴,還有那班救世軍姑娘――臉上不搽脂粉和口紅什么的――也在那兒搖鈴。我東張西望,尋找昨天吃早飯時候遇見的那兩個修女,可我沒看見她們。我知道我看不見她們,因為她們告訴我說她們是到紐約來當教師的,可我還是一個勁兒找她們。嗯,不管怎樣,一霎時已是一片圣誕節氣象。千萬個小孩子跟他們的母親一起來到市中心,在公共汽車里上上下下,在鋪子里進進出出。我真希望老菲芘在我身邊。她已經不是那種幼稚的孩子,一進兒童玩具部就高興得命都沒有了,不過她倒是喜歡看熱鬧,逗笑取樂。前年圣誕節我曾帶她一起到市中心買東西。我們的確樂了一陣子。我想那次是在百花公司里。我們一起進了鞋部,假裝她――老菲芘――要買一雙高統雨靴,那種雨靴總有一百萬個穿帶子的眼兒。我們簡直把那個可憐的售貨員折騰死了。老菲芘試了約莫二十雙,每試一雙,那個可憐的家伙就得把一只鞋子上面的帶子全都穿好。這實在是種下流的把戲,可是差點兒把老菲芘笑死了。最后我們買了雙鹿皮靴,付了錢。那個售貨員倒是十分和氣。我想他也知道我們是在逗著玩兒,因為老菲芘老是咯咯地笑個不停。

      嗯,我就這樣沿著五馬路一直往前走,沒打領帶什么的。接著突然間,一件非??膳碌氖掳l生了。每次我要穿過一條街,我的腳才跨下混帳的街沿石,我的心里馬上有一種感覺,好象我永遠到不了街對面。我覺得自己會永遠往下走、走、走,誰也再見不到我了。嘿,我真是嚇壞了。你簡直沒法想象。我又渾身冒起汗來――我的襯衫和內衣都整個兒濕透了。接著我想出了一個主意。每次我要穿過一條街,我就假裝跟我的弟弟艾里說話。我這樣跟他說:“艾里,別讓我失蹤。艾里,別讓我失蹤。艾里,別讓我失蹤。勞駕啦,艾里?!钡鹊轿易叩浇謱γ?,發現自己并沒失蹤,我就向他道謝。

      等我要穿行另一條街的時候,我又從頭來一遍??晌乙粋€勁兒往前走著。我大概是怕停下來,我想――我記不太清楚了,說老實話。我知道我一直走到第六十條街才停住腳步,都已經走過了動物園什么的。隨后我在一把長椅上坐了下來。我都已喘不過氣來了,渾身還在冒汗。我在那兒坐了總有一個鐘頭,我揣摩。最后,我打定主意,決計遠走高飛。我決意不再回家,也不再到另一個混帳學校里去念書了。我決定再見老菲芘一面,向她告別,把她過圣誕節的錢還她,隨后我一路搭人家的車到西部去。我想先到荷蘭隧道不花錢搭一輛車,然后再搭一輛,然后再一輛、再一輛,這樣不多幾天我就可以到達西部,那兒陽光明媚,景色美麗;那兒沒有人認識我,我可以隨便找個工作做。我揣摩自己可以在一個加油站里找個工作,給人家的汽車加油什么的。不過我并不在乎找到的是什么樣的工作,反正只要人家不認識我、我也不認識人家就成。我又想起了一個主意,打算到了那兒,就裝作一個又襲又啞的人。這樣我就可以不必跟任何人講任何混帳廢話了。要是有人想跟我說什么,他們就得寫在紙上遞給我。用這種方法交談,過不多久他們就會膩煩得要命,這樣我的下半輩子就再也用不著跟人談話了。人人都會認為我是個可憐的又聾又啞的雜種,誰都不會來打擾我。他們會讓我把汽油灌進他們的混帳汽車,他們會給我一份工資,我用自己掙來的錢造一座小屋,終身住在里面。我準備把小屋造在樹林旁邊,而不是造在樹林里面,因為我喜歡屋里一天到晚都有充足的陽光。一日三餐我可以自己做了吃,以后我如果想結婚什么的,可以找一個同我一樣又聾又啞的美麗姑娘。我們結婚以后,她就搬來跟我一起佐在我的小屋里,她如果想跟我說什么話,也得寫在一張混帳紙上,象別人一樣。

      我們如果生了孩子,就把他們送到什么地方藏起來。我們可以給他們買許許多多書,親自教他們讀書寫字。

      我這樣想著想著,心里興奮得要命。我的確興奮。我知道假裝又聾又啞那一節十分荒唐,可我喜歡這樣想。不過我倒是真的打定主意要到西部去。

      我要做的第一件事是向老菲芘告別。因此突然間,我象個瘋子似的奔過街心――我險些兒連命都送掉了,我老實告訴你說――到一家文具店里買了支鉛筆和一本拍紙簿。我想寫張便條給她,叫她到什么地方來會我,以便向她道別,同時把她過圣誕節用的錢還給她。我打算先寫好便條,然后拿了它到學校里去,叫校長室里的什么人把條兒送去給她??晌抑皇前雅募埐竞豌U筆塞進農袋,飛快地向她學校走去――我心里實在太興奮,沒法在文具店里寫那張條兒。我走得極快,因為我要她在回家吃午飯之前收到那條兒,但剩下的時間已經不多了。

      我知道她學校在什么地方,自然啦,因為我小時候也在那兒上學。我到了那兒以后,卻有一種異樣的感覺。我本來沒有把握,不知道自已是否還記得里面的情景,可是到了那里,才發現自己記得很清楚。里面的一切完全跟我上學的時候一模一樣。

      還是那個大操場,光線老是有點兒暗淡,燈泡外面裝有罩子,球打在上面不會破。場地上依舊到處是白圈圈,以便賽球什么的?;@球架上依舊沒有網――光是木板和鐵圈。

      場子上一個人也沒有,或許因為休息時間已經過了,吃午飯時間還沒到。我只看見一個黑人小孩子,正向廁所走去。他的屁股口袋里插著塊木頭號牌,那號牌也跟我們過去用的一模一樣,用來證明他已經獲得上廁所的許可。

      我身上還在冒汗,可沒象剛才那么厲害了。我走到樓梯邊,坐在第一個梯級。拿出我剛才買的拍紙簿和鉛筆。那樓梯有一股氣味,也跟我過去上學的時候一模一樣。象是剛有人在-全面撤了泡尿似的。學校里的樓梯老有那種氣味。不管怎樣,我坐在那兒寫了這么張便條:親愛的菲芘,我沒法等到星期三了,所以我也許要今天下午搭人家的車到西部去。你要是辦得到,請在十二點一刻到博物館的藝術館門邊來會我。我可以把你過圣誕節用的錢還給你。我沒有花掉多少。

      你的親愛的霍爾頓她的學校簡直就在博物館旁邊,她回家吃午飯時反正要走過,所以我知道她準能前來會我。

      接著我上樓向校長室走去,想找個人送這張條到她課堂里去。我把便條折了總有十來道,不讓人隨便拆開偷看。在一個混帳學校里,你簡直信不過任何人??晌抑浪麄円锹犝f我是她哥哥什么的,一定會把便條送給她。

      我上樓的時候,突然覺得自己好象又要吐了。

      只是我沒吐出來。我就地坐了一秒鐘,覺得好過了一些??晌覄傋氯?,就看見一樣東西,差點兒都把我氣瘋了。有人在墻上寫了“×你”兩個大字。

      我見了真他媽的差點兒氣死。我想到菲芘和別的那些小孩子會看到它,不知他媽的是什么意思,最后總有個下流的孩子會解釋給她們聽――同時把眼睛那么一斜,自然啦――以后有一兩天工夫,她們會老想著這事,甚至或許會嘀咕著這事。我真希望親手把寫這兩個字的人殺掉。我揣摩大概是哪個性變態的癟三在深夜里偷偷溜進了學校,撤了泡尿什么的,隨后在墻上寫下這兩個宇。我不住地幻想著自己怎樣在他寫字的時候捉住他,怎樣揪住了他的腦袋往石級上撞,直撞得他頭破血流,直挺挺的死在地上??晌乙仓雷约簺]勇氣干這事。我知道得很清楚。這就使我心里更加泄氣。我甚至都沒勇氣用手把這兩個字從墻上擦掉,我老實告訴你說。我生怕哪個教師撞見我在擦,還以為是我寫的??晌易詈筮€是把字擦掉了。隨后我繼續上樓向校長辦公室走去。

      校長好象不在,只有一個約莫一百歲的老太太坐在一架打字機跟前。我跟她說我是4B-l班菲芘,考爾菲德的哥哥,我請她勞駕把這張便條送去給菲芘。我說這事非常重要,因為我母親病了,沒法給菲芘準備午飯,她得到約定的地方跟我會面,一起到咖啡館里去吃飯。這位老太太倒是十分客氣。她從我手里接過便條,叫來了隔壁辦公室里的另一位太太,那太太就給菲芘進去了。接著那個約莫一百歲的老太大就跟我聊起天來。她十分和氣,我就告訴她說,我,還有我兄弟,過去也都在這學校里念書。她問我這會兒在哪里上學,我告訴她說在潘西,她說潘西是個非常好的學校。即便我想要糾正她的看法,我怕自己也沒這力量。再說,她要是認為潘西是個非常好的學校,就讓她那么認為好了。

      誰都不樂意把新知識灌輸給那些約莫一百歲的老人。他們不愛聽。過了一會兒后,我就走了。奇怪的是,她竟也向我大聲嚷著“運氣好!”就跟我離開潘西時老斯賓塞嚷的一模一樣。老天,我最恨的就是我離開什么地方的時候有人沖著我嚷“運氣好!”我一聽心里就煩。

      我從另一邊樓梯下去,又在墻上看見“×你”兩個大宇。我又想用手把字擦掉,可這兩個宇是用刀子什么的刻在上面的,所以怎么擦也擦不掉。

      嗯,反正這是件沒希望的事。哪怕給你一百萬年去干這事,世界上那些“×你”的字樣你大概連一半都擦不掉。那是不可能的。

      我望了望操場上的大鐘,還只十一點四十,離跟老菲芘約會的時間還很遠,所以我還有不少時間可以消磨??晌抑皇窍虿┪镳^走去。此外我也實在沒有其它地方可去。我心想,在我搭車西去之前要是路過公用電話間,或許跟琴.迦拉格通個電話,可我沒那心情。主要是,我甚至都不知道她已放假回家了沒有。因此我一徑走到博物館,在那兒徘徊。

      我正在博物館里等菲芘,就在大門里邊,忽然有兩個小孩走過來,問我可知道木乃伊在哪里。那個問我話的小孩褲子全沒扣鈕扣。我向他指了出來。

      他就在站著跟我說話的地方把鈕扣一一扣上了――他甚至都不找個僻處,象電線桿后面什么的。他真讓我笑痛肚皮。只是我沒笑出聲來,生怕再一次要吐?!澳灸艘猎谀膬?,喂?”那孩子又問了一遍。

      “你知道嗎?”

      我逗了他們一會兒?!澳灸艘??那是什么東西?”我問那個孩子。

      “你知道。木乃伊――死了的人。就是葬在粉里的?!?br />
      粉。真笑死人。他說的是墳。

      “你們兩個怎么不上學?”我說。

      “今天不上課,”那孩子說,兩個孩子里面就只他一個說話。我十拿九穩他是在撒謊,這個小雜種。在老菲芘來到之前,我實在沒事可做,因此我領著他們去找放木乃伊的地方。嘿,我一向知道放木乃伊的場所,一找便著,可我有多年沒到博物館來了。

      “你們兩個對木乃伊那么感興趣?”我說。

      “不錯?!?br />
      “你的那個朋友會說話嗎?”我說。

      “他不是我的朋友。他是我弟弟?!?br />
      “他會說話嗎?”我望著那個一直沒開口的孩子說?!澳愕降讜粫f話?”我問他。

      “會,”他說?!拔抑皇遣幌胝f話?!?br />
      最后我們找到了放木乃伊的場所,我們就走了進去。

      “你們知道埃及人是怎樣埋葬死人的嗎?”我問那個講話的孩子。

      “不知道?!?br />
      “呃,你們應該知道。這十分有趣。他們用布把死人的臉包起來,那布都用一種秘密的化學藥水浸過。這樣他們可以在墳里埋葬幾千年,他們的臉一點兒也不會腐爛。除了埃及人誰也不知道怎么搞這玩藝兒。連現代科學也不知道?!?br />
      要進入放木乃伊的場所,先得通過一個非常窄的門廳,門廳一壁的石頭全都是從法老的墳上拆下來的。門廳里黑乎乎的,十分陰森可怕,你看得出跟我一塊兒來的這兩個木乃伊愛好者不太欣賞。他們都緊靠著我,那個不講話的孩子簡直拉住我的袖子不放?!霸蹅冏甙?,”他對他哥哥說?!拔乙呀浛催^啦。走吧,嗨?!彼D身走了。

      “他的膽子咪咪小,”另外那個孩子說?!霸僖?!”他也走了。

      于是只剩下我一個人在墳里了。說起來,我倒是有點喜歡這地方。這兒是那么舒服,那么寧靜。

      接著突然間,你決猜不著我在墻上看見了什么。另外兩個大字“×你”。是用紅顏色筆之類的玩藝兒寫的,就寫在石頭底下鑲玻璃的墻下面。

      麻煩就在這里。你永遠找不到一個舒服、寧靜的地方,因為這樣的地方并不存在。你或許以為有這樣的地方,可你到了那兒,只要一不注意,就會有人偷偷地溜進來,就在你的鼻子底下寫了“×你”宇樣。你不信可以試試。我甚至都這樣想,等我死后,他們會把我葬到墓地里,給我立一個墓碑,上面寫著“霍爾頓.考爾菲德”的名字,以及哪年生哪年死,然后就在這下面是“×你”兩宇。

      我有十足的把握,說實在的。

      我從放木乃伊的場所走出來,就急于上廁所。

      我好象是瀉肚子了,我老實告訴你說。我倒不太在乎自己瀉肚子,可是跟著又發生了另外一件事情。

      我剛從廁所里出來,就一下暈過去了。我的運氣還算不錯。我是說我要是一頭撞在石頭地上,很可能摔死的,可我只是側身倒下去。說來奇怪,我暈過去后醒來。倒是好過了一些,的確這樣。我的一只胳膊摔疼了一點兒,可我暈得不象剛才那么厲害了。

      已經快到十二點十分了,所以我就出去站在門邊,等候菲芘。我心想,這大概是我最后一次跟她見面了。我的意思是說這大概是我最后一次見到我的親屬了。我揣摩我以后大概還會跟我的親屬見面,可總得在好些年以后。我想,我可能在三十五歲左右再回家一次,那也只是家里有什么人生病,在死前想見我一面,要不然我說什么也不會離開我的小屋回家。我甚至開始想象我回家以后會是什么樣子。我知道我母親會歇斯底里發作,哭哭啼啼的求我留在家里,叫我別再回到我的小屋里去,可我還是要走。我會裝出若無其事的樣子,先讓我母親平靜下來,隨后走到客廳的另一頭,取出煙盒來點一支煙,冷靜得要命。我請他們大伙兒有空到我那兒去玩,可我并不強求他們去。我倒是打算這么做,我打算讓老菲芘在夏天、圣誕節和復活節到我那里來度假期。DB要是想找一個舒服、寧靜的地方寫作,我出可以讓他到我那兒來往,只是他不能在我的小屋里寫什么電影劇本,只能寫短篇小說和其它著作。我要定出這么個規則,凡是來看我的人,都不準在我家里做任何假模假式的事。誰要是想在我家里作假,就馬上請他上路。

      突然,我抬頭一看衣帽間里的鐘,已經十二點三十五了,我開始擔起心來,生怕學校里的那個老太太已經偷偷地囑咐另外那位太大,叫她別給老菲芘送信。我擔心她或許叫那位太大把那張便條燒了什么的。這么一想,我心里真是害怕極了。我在上路之前,倒真想見老菲芘一面,我是說我還拿了她過圣誕節的錢哩。

      最后,我看見她了。我從門上的玻璃里望見了她。我之所以老遠就望見她,是因為她戴著我的那頂混帳獵人帽――這頂帽子你在十英里外都望得見。

      我走出大門跨下石級迎上前去。叫我不明白的是,她隨身還帶著一只大手提箱。她正在穿行五馬路,一路拖著那只混帳大手提箱。她簡直連拖都拖不動。等我走近一看,她拿的原來是我的一只舊箱子,是我在胡敦念書的時候用的。我猜不出她拿了它來究竟他媽的是要干什么?!昂?,”她走近我的時候這么嘿了一聲,她被那只混帳手提箱累得都上氣不接下氣了。

      “我還以為你不來了呢,”我說?!澳侵幌渥永镅b的什么?我什么也不需要。我就這樣動身,連我寄存在車站里的那兩只手提箱我都不準備帶走。箱子里到底他媽的裝了些什么?”

      她把手提箱放下了?!拔业囊路?,”她說。

      “我要跟你一塊兒走??梢詥??成不成?”

      “什么?”我說。她一說這話,我差點兒摔倒在地上了。我可以對天發誓我真是這樣。我覺得一陣昏眩,心想我大概又要暈過去了。

      “我拿著箱子乘后面電梯下來的,所以查麗娜沒看見我。箱子不重。我只帶了兩件衣服,我的鹿皮靴,我的內衣和襪子,還有其它一些零碎東西。

      你拿著試試。一點不重。你試試看……我能跟你去嗎?霍爾頓?我能嗎?勞駕啦?!?br />
      “不成。給我住嘴?!?br />
      我覺得自己馬上要暈過去了。我是說我本來不想跟她說住嘴什么的,可我覺得自己又要暈過去了。

      “我干嗎不可以?勞駕啦,霍爾頓;我決不麻煩你――我只是跟你一塊兒走,光是跟你走!我甚至連衣服也不帶,要是你不叫我帶的話――我只帶我的――”“你什么也不能帶。因為你不能去。我只一個人去,所以快給我住嘴?!?br />
      “勞駕啦,霍爾額。請讓我去吧。我可以十分、十分、十分――你甚至都不會――”“你不能去??旖j我住嘴!把那箱子給我,”我說著,從她手里奪過箱子。我幾乎要動手揍她。

      我真想給她一巴掌。一點不假,她哭了起來。

      “我還以為你要在學校里演戲呢。我還以為你耍演班納迪克特.阿諾德呢,”我說。我說得難聽極了?!澳氵@是要干什么?不想演戲啦,老天爺?”

      她聽了哭得更兇了。我倒是很高興。一霎時,我很希望她把眼珠子都哭出來。我幾乎都有點兒恨她了。我想我恨她最厲害的一點是因為她跟我走了以后,就不能演那戲了。

      “走吧,”我說。我又跨上石級向博物館走去。我當時想要做的,是想把她帶來的那只混帳手提箱存到衣帽間里,等她三點鐘放學的時候再來取。我知道她沒法拎著箱子去上學?!拔?,來吧,”我說,可她不肯跟我一起走上石級。她不肯跟我一起走。于是我一個人上去,把手提箱送到衣帽間里存好,又走了回來。她依舊站在那兒人行道上,可她一看見我向她走去,就一轉身背對著我。她做得出來。她只要想轉背,就可以轉過背去不理你?!拔夷膬阂膊蝗チ?。我已經改變了主意。所以別再哭了,”我說。好笑的是,我說這話的時候她根本不在哭??晌疫€是這么說了?!拔?,走吧。我送你回學校去。喂,走吧。你要遲到啦?!?br />
      她不肯答理我。我想拉她的手,可她不讓我拉。她不住地轉過身去背對著我。

      “你吃了午飯沒有?你已經吃了午飯沒有?”

      我問她。

      她不肯答理我。她只是脫下我那頂紅色獵人帽――就是我給她的那頂――劈面朝我扔來。接著她又轉身背對著我。我差點兒笑痛肚皮,可我沒吭聲。我只是把帽子拾了起來,塞進我的大衣口袋。

      “走吧,嗨。我送你回學校去,”我說。

      “我不回學校?!?br />
      我聽了這話,一時不知怎么說好。我只是在那兒默默站了一兩分鐘。

      “你一定得回學校去。你不是要演戲嗎?你不是要演班納迪克特.阿諾德嗎?”

      “不?!?br />
      “你當然要演,你一定要演。走吧,喂,咱們走吧,”我說?!笆紫?,我哪兒也不去了,我剛才不是說了嗎。我要回家去。你一回學校,我也馬上回家。我先上車站取我的箱子,隨后直接回――”“我說過我不回學校了。你愛干什么就干什么,可我不回學校,”她說?!八阅憬o我住嘴?!?br />
      她叫我住嘴,這還是被題兒第一道。聽起來實在可怕。老天爺,聽起來實在可怕。比咒罵還可怕。她依舊不肯看我一眼,而且每次我把手搭在她肩上什么的,她總是不讓我。

      “聽著,你是不是想散一會兒步呢?”我問她?!澳闶遣皇窍肴游飯@?要是我今天下午不讓你上學去,帶你散一會步,你能不能打消你這種混帳念頭?”

      她不肯答理我,所以我又重復了一遍?!耙俏医裉煜挛绮蛔屇闵蠈W去,帶你散一會兒步,你能不能打消你這種混帳念頭?你明天能不能乖乖兒上學去?”

      “我也許去,也許不去,”她說完,就馬上奔跑著穿過馬路,也不看看有沒有車輛。有時候她簡直是個瘋子。

      可我并沒跟著她去。我知道她會跟著我,因此我就朝動物園走去,走的是靠公園那邊街上。她呢,也朝動物園的方向走去,只是走的是他媽的另一邊街上。她不肯抬起頭來看我,可我看得出她大概從她的混帳眼角里瞟我,看我往哪兒走。嗯,我們就這樣一直走到動物園。我唯一覺得不放心的時候是有輛雙層公共汽車開過,因為那時我望不見街對面,看不到她在他媽的什么地方??傻鹊轿覀兊搅藙游飯@以后,我就大聲向她喊道:“菲芘!我進動物園去了!來吧,喂!”她不肯拿眼看我,可我看得出她聽見了我的話。我走下臺階進動物園的時候,回頭一望,看見她也穿過馬路跟我來了。

      由于天氣不好,動物園里的人不多,可是在海獅的游泳池旁邊倒圍著一些人。我邁步繼續往前走,可老菲芘停住腳步,似乎要看人喂海獅――有個家伙在朝它們扔魚――因此我又走了回去。我揣摩這是跟她和解的好機會,所以我就定去站在她背后,把兩手搭在她肩上,可她一屈膝,從我手中溜出去了――她只要成心,的確很能慪人。她一直站在那兒看喂海獅,我也就一直站在她背后。我沒再把手搭在她肩上什么的,因為我要是再這么做,她當真還會給我難看。孩子們都很可笑。你跟他們打交道的時候可得留神。

      我們從海獅那兒走開的時候,她不肯跟我并排走,可離我也不算太遠。她靠人行道的一邊走,我靠著另一邊走。這當然不算太親熱,可跟剛才那么離我一英里相比,總算好多了。我們走上小山看了會兒熊,可那兒沒什么可看的。只有一頭熊在外面,那頭北極熊。另一頭棕色的躲在它的混帳洞里,不肯出來。你只看得見它的屁股。有個小孩子站在我旁邊,戴了頂牛仔帽,幾乎把他的耳朵都蓋住了,他不住地跟他父親說:“讓它出來,爸爸,想法子讓它出來?!蔽彝死戏栖乓谎?,可她她不肯笑。

      你知道孩子們生你氣的時候是什么樣子。他們連笑都不肯笑。

      我們離開熊以后,就走出動物園,穿過公園里的小馬路,又穿過那條小隧道,隧道里老有一股撒過尿的臭味。從這兒往前去是旋轉木馬轉臺。老菲芘依舊不肯跟我說話什么的,不過已在我身旁走了。我一時高興,伸手攥住她大衣后面的帶子,可她不肯讓我攥。

      她說:“請放手,您要是不介意的話?!彼琅f在生我的氣,不過已不象剛才那么厲害了。嗯,我們離木馬轉臺越來越近,己聽得見那里演奏的狂熱音樂了。

      當時演奏的是《哦,瑪麗!》,約莫在五十年前我還很小的時候,演奏的也是這曲子。木馬轉臺就是這一點好,它們奏來奏去總是那幾個老曲子。

      “我還以為木馬轉臺在冬天不開放呢,”老菲芘說。她跟我說話這還是頭一次。她大概忘了在生我的氣。

      “也許是因為到了圣誕節的緣故,”我說。她聽了我的話并沒吭聲。她大概記起了在生我的氣。

      “你要不要進去騎一會兒?”我說。我知道她很可能想騎。她還很小的時候,艾里、DB和我常常帶她上公園,她就最喜歡旋轉木馬轉臺。你甚至都沒法叫她離開。

      “我太大啦,”她說。我本來以為她不會答理我,可她回答了。

      “不,你不算太大。去吧。我在這兒等你。去吧,”我說。這時我們已經走到了轉臺邊。里面有不多幾個孩子騎在木馬上,大都是很小的孩子,有幾個孩子的父母在外面等著,坐在長椅上什么的。

      我于是走到售票窗口,給老菲芘買了一張票。隨后我把票給了她。她就站在我身旁?!敖o,”我說。

      “等一秒鐘――把剩下的錢出拿去?!蔽艺f著,就把她借給我的錢所有用剩下來的全都拿出來給她。

      “你拿著吧。代我拿著,”她說。接著她馬上加了一句――“勞駕啦?!?br />
      有人跟你說“勞駕啦”之類的話,聽了當然很泄氣。我是說象菲芘這樣的人。我聽了的確非常泄氣。不過我又把錢放回了衣袋。

      “你騎不騎?”她問我。她望著我,目光有點兒異樣。你看得出她已不太生我的氣了。

      “我也許在下次騎。我先瞧著你騎,”我說。

      “票子拿好了?”

      “晤?!?br />
      “那么快去――我就坐在這兒的長椅上。我瞧看你騎?!蔽疫^去坐在長椅上,她也過去上了轉臺。她繞看臺走了又走。我是說她繞著轉臺整整走了一圈。隨后她在那只看去很舊的棕色大木馬上坐下。接看轉臺轉了起來,我瞧著她轉了一圈又一圈。騎在木馬上的另外還有五、六個孩子,臺上正在演奏的曲子是《煙進了你的眼睛》,調兒完全象爵士音樂,聽去很滑稽。所有的孩子都想攥住那只金圈兒,老菲芘也一樣,我很怕她會從那只混帳馬上掉下來,可我什么也沒說,什么也沒做。孩子們的問題是,如果他們想伸手去攥金圈兒,你就得讓他們攥去,最好什么也別說。他們要是摔下來,就讓他們摔下來好了,可別說什么話去攔阻他們,那是不好的。

      等到轉臺停止旋轉以后,她下了木馬向我走來?!斑@次你也騎一下吧,”她說。

      “不,我光是瞧著你騎。我光是想瞧著你騎?!?br />
      我說著,又給了她一些她自己的錢?!敖o你。再去買幾張票?!?br />
      她從我手里接過錢?!拔也辉偕銡饬?,”她說,“我知道??烊エD―馬上就要轉啦?!?br />
      接著她突然吻了我一下。隨后她伸出一只手來,說道:“下雨啦。開始下雨啦?!?br />
      “我知道?!?br />
      接著她干了一件事――真他媽的險些兒要了我的命――她伸手到我大衣袋里拿出了我那頂紅色獵人帽,戴在我頭上,“你不要這頂帽子了?”我說。

      “你可以先戴一會兒?!?br />
      “好吧??赡憧烊グ?,再遲就來不及了,就騎不著你的那匹木馬了?!?br />
      可她還是呆著不走。

      “你剛才的話說了算不算數?你真的哪兒也不去了?你真的一會兒就回家?”她問我。

      “是的,”我說,我說了也真算數。我并沒向她撤謊。過后我也的確回家了?!翱烊グ?,”我說?!榜R上就要開始啦?!?br />
      她奔去買了票,剛好在轉臺開始轉之前入了場。隨后她又繞著臺走了一圈,找到了她的那匹木馬。隨后她騎了上去。她向我揮手,我也向她揮手。

      嘿,雨開始下大了。是傾盆大雨,我可以對天發誓。所有做父母的、做母親的和其他人等,全都奔過去躲到轉臺的屋檐下,免得被雨淋濕,可我依舊在長椅上坐了好一會兒。我身上都濕透了,尤其是我的脖子上和褲子上。我那頂獵人帽在某些部分的確給我擋住了不少雨,可我依舊淋得象只落湯雞。不過我并不在乎。突然間我變得他媽的那么快樂,眼看著老菲芘那么一圈圈轉個不停。我險些兒他媽的大叫大嚷起來,我心里實在快樂極了,我老實告訴你說。我不知道什么緣故。她穿著那么件藍大衣,老那么轉個不停,看去真他媽的好看極了。

      老天爺,我真希望你當時也在場――

      棋琪書吧掃校

    相關文章:

    上一篇: 第24節 下一篇: 第26節 回目錄:《麥田里的守望者

    麥田里的守望者介紹:

    《麥田里的守望者》是美國作家杰羅姆·大衛·塞林格的長篇小說,麥田里的守望者從1951年出版以來給全世界無數彷徨的年輕人心靈的慰藉。小說一問世,霍爾頓這個對虛偽的周圍環境深惡痛絕的少年形象竟然被千萬讀者看成是迷人的新英雄,文中的崇尚自由的親切語言受到熱烈歡迎。并且這本小說反映了二戰后美國青少年矛盾混亂的人生觀和道德觀,代表了當時相當一部分人的思想和處境。主人公霍爾頓那種沒有清楚目的的反抗,是當時學生和青少年的典型病癥?!尔溙锢锏氖赝摺钒l表后,大中學學生爭相閱讀,家長和教師也視小說為“必讀教材”,把它當作理解當代青少年的鑰匙。塞林格將故事的起止局限于16歲的中學生霍爾頓·考爾菲德從離開學校到紐約游蕩的三天時間內,并借鑒了意識流天馬行空的寫作方法,充分探索了一個十幾歲少年的內心世界。憤怒與焦慮是此書的兩大主題,主人公的經歷和思想在青少年中引起強烈共鳴,受到讀者,特別是廣大中學生的熱烈歡迎?!都~約時報》的書評寫道:在美國,閱讀《麥田里的守望者》就像畢業要獲得導師的首肯一樣重要。其后,《麥田里的守望者》直接影響了這一類小說的創作?!尔溙锢锏氖赝摺奉I導了美國文學創作的新潮流,它使得思想貧乏、感情冷淡的五十年代的美國人為之傾倒,這個時期完全可以稱作超于文學定義的“塞林格時代”。本文剖析了小說主人公霍爾頓從憎惡虛偽、追求純真到最終屈從社會現實的心路歷程,揭示二戰后美國青少年一代孤寂、彷徨、痛苦的內心世界。

    古典名著在線閱讀 近現代名著大全 國外名著在線賞析
     網站地圖 | 繁體字網 -- 為探究古典文化架橋,為弘揚中華文明助力!
    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10-2018 www.yuanpaijj.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聯系我們:
    亚洲视频2021,18岁以上黄网观看,亚洲欧洲无码精品国产,国产AAAAA一级毛片,亚洲日韩欧美一区中文字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