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7p5bv"></pre>

<pre id="7p5bv"></pre><dl id="7p5bv"></dl>
<pre id="7p5bv"></pre>

<pre id="7p5bv"></pre>

    <pre id="7p5bv"></pre>

    繁體字網 - 名著歡迎您翻開《五美緣全傳》,請相信閱讀點亮人生。
    五美緣全傳名著推薦 筆畫查詢 字形查詢 異體字 繁體字 甲骨文 對聯 元素周期表 花鳥字

    發布人:繁體字網 www.yuanpaijj.com

    第06回 姚夏封廣陵風鑒 常萬青南海朝山

      詞曰:

      天上烏飛兔走,人間古往今來。沉吟屈指數英才,許多是非成敗。富貴高樓舞榭,凄涼廢-荒苔。萬般回首化塵埃,惟有青山不改。

      話言二位英雄交手相打,一個似風乘懶象,一個如酒醉班彪,那些看的人越看越多,把那林璋、馮旭二人唬得戰戰兢兢,也不敢上前解勸,口中叫道:“不要打,有話說話!”正是:

      亂烘烘翻江攪海,鬧嚷嚷地裂山崩。

      那大漢的家丁向湯彪道:“爺不要動手,我家爺是打不得的,乃世襲公侯的公子?!备鷾氲募胰艘步械溃骸盃敳灰啻?,我家公子也是打不得的。我家老爺現任金陵總制躁江?!币ο姆鈩竦溃骸熬闶枪Τ贾?,正是‘荷花白藕青荷葉,三教原來是一家’?!倍挥⑿勐犃?,方才住手。

      林璋、馮旭二人看見他二人不動手,十分歡喜,忙向前邀那人道:“且請入座。請問尊姓大名?!蹦侨诵Φ溃骸鞍呈巧綎|登州府[人],姓常,名萬青,俺高祖是高皇功臣,名遇春,只因功高,加封世襲國公之職。今奉家母之命,南海朝山進香,打從此處經過,今日是俺不是,沖撞公子。請教尊姓大名?!睖氲溃骸靶〉芨咦嬉彩歉呋蜀{下功臣,姓湯名和。家父名英,小弟湯彪。家父現任總制躁江。因送我叔父進京會試,今日得罪長兄,望乞恕罪?!背Hf青哈哈大笑道:“俺們祖父俱是一殿之臣,今日相逢,就是在會之人,真正三生有幸?!闭f畢,大笑起身。湯彪指定林璋道:“此位是小弟的年伯,姓林名璋,金華府人氏?!庇址从持T旭道:“此位是年伯的外甥,姓馮名旭,住在杭州。我二人同送年伯至此,不想幸遇常兄,真三生有幸?!比f青聞言大喜,道:“今日天已晚了,欲待請教這位先生相相,只怕來不及了。不若將姚先生請到小弟敝寓,將尊兄二位細細請教,不知姚先生肯允否?”姚夏封聽了,滿口應承,忙忙卷起招牌,收了筆硯,包將起來,寄在對門點心店里。板凳、桌子自有人收去。隨著四人一同而去。

      走出鈔關門,來至寓處,恰好常萬青也在此下著,萬青吩咐家人備下酒席伺候。說罷,請姚先生觀相。姚夏封觀了一會,說道:“公爺莫怪小子直言?!比f青道:“君子問禍不問福。吉兇禍福,但說何妨?!币ο姆獾溃骸肮珷數淖鹈嬗√眉t光直透天堂,后面殺氣山根,紅白不分,半載就要見了。那時刀兵一動,只恨千軍萬馬之中,死里逃生,應遍方妙?!背Hf青道:“目下國家太平,那有刀兵之事?!币ο姆獾溃骸肮珷斢浿褪橇?。小子一言,決不可忘。還要借左手一觀?!背Hf青伸出左手與他細細觀看??戳艘粫?,便道:“現觀左掌,這般買大甲與腥血,真乃大貴人之手也。有詩為證:‘天庭紅光冒火星,滿身殺氣氣沖沖。刀槍隊里應行遍,日后名揚到處聞?!?br />
      相畢了常萬青,又將湯彪看了一會,道:“天庭飽滿,一生衣祿無虞;而地角方圓,獨秉將才有自??磥砣蘸蟊W龇饨罄?,決不有誣。有詩為證:‘目下天倉只取黃,一生富貴任榮昌,有朝將相權躁手,方表男兒當自強?!?br />
      相畢,又相馮旭,細相一會,說道:“馮相公莫怪小子直言?!瘪T旭道:“但言何妨?!毕姆獾溃骸澳肯绿焱ズ诎?,必有大變:田堂不明,死里逃生;?氣太盛,準有五、六位夫人。只有幾件壞處,還有幾件好處。你天庭離聳,后來依祿無虧,地角方圓,晚年富貴定取。你過了這個土星,交到三八二十四歲之外,那時夫妻團圓,腰金衣紫。他年必生貴子,日下須要小心。有詩為證:‘土星照命有災殃,謹防小人暗里傷。家業凋殘猶自可,分離骨肉兆非祥?!?br />
      姚夏封相畢常、湯、馮三人,常萬青命家丁取銀十兩謝他。姚夏封稱謝而去。登時酒席齊備。請他四人入席,林璋首席,萬青、湯、馮對面坐了。四人傳杯弄盞,飲了一會,酒至半酣,常萬青道:“林老伯在上,小侄有一言奉告?!绷骤暗溃骸霸嘎??!比f青道:“小侄欲與令甥、湯兄結個金蘭好友,不知老伯可允否?”林璋道:“舍甥軟弱,全仗二位公子扶持?!比f青聽了大喜,取了文房四主,敘了年庚。萬青居長,湯彪第二,馮旭第三,三人同拜天地,正是:

      指向南山拜友朋,朝著北海結盟昆。

      山崩有日情常在,海若干枯義不分。

      三人各發誓畢,起身,又與林璋見禮,依舊坐下飲酒,兄弟相稱。四個人吃到四鼓方才安枕。

      次日,林璋動身,三人送他登舟而去。這且不表,后書交代。

      單言常、湯、馮三人又在此地游玩兩三日,竟向杭州去了。若逢名山勝景,便停舟賞玩。一路無辭。

      那日,到了杭州。馮旭把湯二人邀到家中,備酒款待。馮旭進內見了母親,把送舅舅的話說了一遍:“今有常、湯二兄要進來拜見母親?!碧犃舜笙?,常、湯二人拜見已畢,“伯母”稱呼。當日言罷安歇。

      次日,正欲邀常、湯二人游西湖,只見老家人進來稟到:“錢相公到來。聞得相公回來,特來奉候?!瘪T旭連忙邀進廳堂,與萬青見禮,各道姓名坐下。獻茶之后,錢林道:“小弟此來,與兄商議舍妹之事,要上緊為妙,早早行聘過門,完了多少口舌?;ㄎ姆寄菑P懷恨在心,恐有風波,如之奈何?”馮旭應道:“既蒙兄愛,只是小弟沒有原聘,為之奈何?”常萬青在旁聽見此言,忙回道:“做親乃兩家情愿,花姓何人,敢生風波?”湯彪道:“兄長不知?!彼鞂ⅠT賢弟考文、又將花文芳仗勢之話告訴了一遍。萬青聞言,不覺大喜道:“原來為著賢弟的姻事,不知所費幾何?”馮旭道:“至少也得千金?!背Hf青道:“不過千金,有甚大事。愚兄有一言,不知可中二位賢弟之聽否?”二人答應道:“兄長之言,怎敢不聽?!背Hf青道:“既錢兄令妹取中馮賢弟,何不將弟婦早早娶回門來,成全夫妻?俺方才聽見只千金足矣,愚兄今相助千金?!睖氲溃骸暗苡写诵木靡?,只是一時不能救急?!比f青大喜,道:“趁俺們在此,大家吃杯喜酒?!边@萬青是個直性人,遂吩咐家丁將包箱抬出來,取了一千兩銀子交與馮旭。馮旭拜謝,叫家人送到后堂。自己又進內如此這般對太太說了一遍。太太口稱:“難得”。馮旭走將出來,對常萬青道:“家母多多致謝兄長?!比f青道:“些須小事,何勞伯母掛齒,兄弟就此言過,不必再提‘稱謝’二字了。兄弟快把年庚開寫明白,請位先生選個好良辰,我們要吃喜酒哩?!碑斎找膊蝗ビ挝骱?,就在家內備酒,留錢林同席,飲至更深辭去。

      次日,著老蒼頭到先生處取了年庚。常萬青、湯彪見了上面寫著“選的本年四月十八日,上合天恩,紫微黃道良辰,乃三堂大吉大利之展。又選二月二十六日納聘大吉?!背Hf青見了,大喜道:“我們只好吃了行禮酒,等俺南海朝山回再看新人罷?!闭f畢,哈哈大笑。

      此時是二月初旬,不過半月光景就要過禮,馮旭坐了轎子,先到朱輝家,將此事說了。[說了]行禮吉日。朱輝道:“賢侄請回,老夫即到錢府通知便了?!?br />
      馮旭辭別,朱輝即到錢林家來。迎進廳堂,分賓坐下。禮畢,用茶之后,朱輝道:“向日老夫為媒,如今令親那邊有了吉期?!本桶阉x吉日言了一遍,“尊府好預備行人”錢林滿口稱謝,道:“義勞老伯大駕。既是舍親婚娶,小侄所備不堪妝奩,還望老伯包涵?!敝燧x道:“豈敢豈敢?!碑斚聞e了錢林,錢林送出大門。

      朱輝又到馮旭家來,與常、湯二人相會,各各通名。馮旭稱:“年伯,只是勞動大駕?!敝燧x道:“恭喜賢侄,令親那邊并無別論,可準備大禮便了?!瘪T旭答道:“小侄知道?!碑斚轮燧x別去不表。

      再言錢林送出朱輝,進內將朱輝之言告稟母親。太太聽了,滿心歡喜。且言翠秀聽見小姐是四月十八日過門,心中好生歡喜,轉身來到樓上,對小姐說道:“恭喜小姐?!痹掠⒌溃骸跋矎暮蝸??”翠秀道:“婢子方才到前邊去,見太太同公子說話,今日朱翰林到來,說是馮姑爺那里有了吉日,選定四月十八日吉時過門?!痹掠⒙犃?,把頭低下,也不再問。按下不言。

      話分兩頭,且說童仁著人打探得馮旭有了迎娶吉日,心中大驚,忙至相府。下轎進了內室,看見妹子,見禮送下,忙命花有憐:“快快把你大爺請來,說我有要緊話與他說?!被ㄓ袘z答應。

      且說花文芳自從那日考文被錢月英把文字批壞,又當著眾人出了丑態,回到府中,又被舅舅數說一番,心中好不氣悶。不覺身子有些不快,一病月余,不能離床,目下方好。那日,正在書房納悶,忽見有憐走到面前說道:“今日舅老爺到來,請大爺說話?!蔽姆悸犃?,只得起身進內,看見舅舅,見禮坐下。童仁道:“你一向[不]曾出門,可知外邊新聞否?”文芳道:“外甥一病月余,日下才覺好些,不知外邊的新聞?!蓖实溃骸澳悴恢T旭擇了日期,四月十八日新迎錢月英過門,本月二十六日行禮。你道可惱不可惱,難道你家堂堂相府,尋不出一門高親么?只是他兩家欺人太甚,自古道:‘殺人可恕,情禮難容’。故此前[來]告訴賢甥,聽你上裁?!被ㄎ姆悸犃司司诉@番言語,不覺心中大氣,大怒道:“甥男若把這頭親事好好叫馮旭奪去,誓不為人。正是‘恨小非君子,無毒不丈夫?!槐鼐司速M心,愚甥自有主意?!蓖实溃骸八胰掌谏踅?,必須上緊方妥?!被ㄎ姆嫉溃骸安幌司诉^慮?!蓖势鹕碜吡?。

      文芳送舅舅去了回來,到書房中,忙叫花有憐,吩咐道:“你可把魏臨川叫來商議,要奪馮旭的親事?!闭牵?br />
      彈破紙窗容易補,壞人?德最難當。

      不知這魏臨川來此怎樣與花文芳議論,可奪得月英過來奪不過來,且聽下回分解――

      

    相關文章:
    五美緣全傳介紹:

    《五美緣全傳》,此書以道光間刻本為底本校點,此書不題撰人,流傳至今的歷史古籍,此書版本較多。此書不題撰人。卷首有敘,署“壬午谷雨前二日,寄生氏題于塔影樓之西榭?!贝恕凹纳稀币嘣鵀榱硪徊壳宕≌f《爭春園》作序,署“己卯暮春修禊日,寄生氏題于塔影樓之西偏?!苯袢藢O楷第稱“寄生氏即《五美緣》作者?!保ㄒ姟吨袊ㄋ仔≌f書目》“爭春園”條)柳存仁《倫敦所見中國小說書目提要》也說為《爭春園》撰序的寄生氏“也就是《五美緣》的作者?!辈恢螕?。此書版本較多,重要的還有藏于英國博物院的道光四年樓外樓刊本(此本亦名《繡像大明傳》)、藏于日本大阪府立圖書館的道光八年蕓香閣刊本、藏于南京圖書館的道光二十三年慎德堂刊本等。

    古典名著在線閱讀 近現代名著大全 國外名著在線賞析
     網站地圖 | 繁體字網 -- 為探究古典文化架橋,為弘揚中華文明助力!
    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10-2018 www.yuanpaijj.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聯系我們:
    亚洲视频2021,18岁以上黄网观看,亚洲欧洲无码精品国产,国产AAAAA一级毛片,亚洲日韩欧美一区中文字幕